锦衣同袍

嗯。。。星期一更五千字。。。立下flag

【航鑫】后来的我们

航鑫,现实向,请勿上升,有bug,脑洞来自b站up主拾荒姑娘的夏天的视频,av10930083。

 

作者的碎碎念:13-15年度的师兄粉,脱坑爬墙多年期末考时心血来潮磕了小师弟,每天以泪洗面嗷嗷大叫,当即决定乘着三分钟热度自隔腿肉产文,一切都源于本人yy不要上升不要上升和现实无关如有雷同是他抄我,有意见可以在评论区,作者看心情选择性听取,长度看依然心情。

 

Chapter 1

剩一个人 还能不能 

唱出最温暖的歌声

具体是为什么会开始做练习生,丁程鑫已经忘记原因了,那个时候正是不知愁滋味的年纪,连什么时候做作业都懒得思考,怎么会去想未来到底应该怎么走呢。

 

不过结果显而易见,练习生的生活一下子就坚持了四年。从当时抱着参加少年宫的心情,到现在作为自己未来的事业而努力,丁程鑫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

黄宇航还记得,当年那个刚进公司的白白的小孩子,连自我介绍都说不清楚,唱歌不忍直听,跳舞也十分一般,不知不觉中,已经成长为练习生中独当一面的大哥了。不过自己也是一样,曾经只敢战战兢兢的坐在舞台上参加师兄的综艺,现在也可以成为节目的中心了,

 

坐在飞往上海的机舱中,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飘过。

 

黄宇航要走这件事丁程鑫是知道的,知道的时间不早不晚,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。黄宇航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内心,只是害怕那双明亮的眼睛被泪水浸湿,像雨后的桃花,让他忍不住放弃上海阑珊灯火。

 

终究还是未来比较重要吧,小小的少年这样告诉自己,于是忍住背井离乡的寂寞,亲友别离的伤悲,成为了孙亦航。

 

可是有的人说了再见可能就不会再相见了。

 

 -----

公司的哥哥姐姐们都发现,丁程鑫好像突然长大了,虽然从前就是个成熟懂事的孩子,现在却更像个身担责任的少年,很像大师兄出道前的时候,作为公司里最大的练习生和主推,无数的声音在催着他长大。最大的原因还是三个突然走了的伙伴,但是大家都默契的避而不谈。

 

他走时自己是什么心情呢,丁程鑫无数次想忘记这件事情,却又无数次午夜梦回中惊醒。

 

那天和自己告别的黄宇航有些陌生,好像不是那个自己熟知的,会照顾自己,会唠叨,会亲密无间的配合的兄弟,而像一个陌生的离职的同事。

 

明明不是这样的,圣诞奇幻夜时看着满场的粉丝,他们既兴奋又紧张,都忍不住开始幻想自己可以像师兄那样出道,然后一起登上更大的舞台,向所有人骄傲的说出自己的名字,甚至已经开始幻想明年有可能会得到新人奖…

 

年末他的状态不好,丁程鑫只当他是压力太大,可能又看了网上的舆论给自己徒增烦恼,依然像平时一般约出来见面,他们还是同平常一般一起体验重庆新开的各种新店,打打闹闹又是开心的一天。

 

怎么一转眼他就要走了呢。


我们当初明明要一起出道的。


三年的朝夕相处恍若日出时美人鱼消失的泡沫,对自己一厢情愿的感情犹如当头棒喝。


明明他们才是最要好的,明明他们的梦想中都有对方的...到头来自己又算什么呢,他是不是觉得自己规划的未来十分可笑,明明只是同事关系又何必做什么约定?

 

此时此刻丁程鑫非常希望自己还是个幼稚的小孩子,只是朋友离别而已,哭哭闹闹,别人哄哄,这件事就会随着妈妈给的糖果一并遗忘。

可是成长是不可逆的,他只把自己伪装作洒脱的样子,全身投入学习工作和练习中,让朋友的安慰无处下手。

 

可是这件事已经不是简单的离别,其中夹杂了太多复杂的情感,埋在心底也不会因时间而痊愈,就像一个恼人的慢性病时时刻刻提醒着你。

那时的少年们都很倔强,也很胆小,不敢多说一句挽留。

 

-----

“老丁,黄宇航他们。。出道了。”

洗完澡打开手机,敖子逸的消息立马跳在屏幕中间,压下心中的情绪,丁程鑫打开自己的微博小号,开始搜索黄宇航的出道新闻。

 

水滴落在屏幕上,不知是来自未擦干的头发还是氤氲的桃花眼,颤抖的手指在微信界面打了又删,一句恭喜在口中徘徊,却还是难以说出,最后还是关闭了微信聊天窗口,自己只用小号转发新闻,写上祝贺的话语。

 

祝君武运昌隆。

 

视频中,那个人自信的笑脸,自己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,你还是完成了自己的梦想,即使站在身边的人不是我,即使你是孙亦航,而不是那个世界上最棒的黄宇航。

 

从前的我们哭着 笑着

都总是两个人

后来的我们就连招呼

都有一点陌生

从前的我们哭着 笑着

都相信会永恒

后来的我们 为什么不能

To be continued…

 

下一更进入正式剧情,这两天考试更新说不定,如果留言很多可能会更的快点吧嘻嘻,开头也不知道咋写有点乱,后面会好些的



不想爱了,只想做爱

喜欢了你三年


只换来一句


终于摆脱了她的纠缠


最难过的是,

想要任性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权利,也没有资本去任性了,

想要依靠,发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,

想要倾诉,嘴巴里讲出来的却是被屏蔽的话语